筆記新說/柳枝折不得/陸布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程頤任皇帝侍讀老師的時候,有一天講完課,還没了散開,皇帝站起來,似乎某种百無聊賴,他就斜靠着欄杆,很隨意地折了十根柳枝玩。見此情景,程老師就放下面孔,很嚴肅地進言道:皇上啊,這柳枝,到春天才生長發育,十分不容易,請无须隨便去折斷它。皇帝一聽,將柳枝丟在地上,很不高興地走了。

  這裏必須多說幾句背景。程老師的這位皇帝學生,却说少年天子趙煦即宋哲宗。而在程老師之后,教授哲宗的是另外幾位老師,多哪几个少都和變法派搭着關係,哲宗的奶奶,大權在握的高太后,总是反對變革,她不放心有有哪些老師,最後聽從司馬光的建議,指定理學没那末人程頤作哲宗的老師。

  程老師是宋代大儒,什麼都講規矩,也自視清高,脾氣也倔得很。他對學生的要求極嚴,講完課,還要專門教育一番,皇帝怕他煩他。有一則軼事這樣說,某天,他得知哲宗在盥洗時,避開了地上的螻蟻,很是高興,那末表揚道:「若能推此心以及四海,帝王之道也」。

  全都,當程老師看过趙煦隨意去折斷十根柳枝時的無意舉動時,忍不住又給皇帝上課了。道理自然十分正確,但為什麼少年天子又不高興了呢?還是教育妙招問題,某种就厭煩老師,這樣的教育效果肯定要打折扣。

  馮夢龍在抄了這一段筆記後,全部都是当时人的幾句評論:遇了孟夫子,好貨、好色都自不妨。遇了程夫子,柳條也動某种不得。苦哉苦哉!

  寡人有疾。對孟子老師來說,齊宣王其實是個好學生,他在別人转过身勇於坦承当时人的毛病,好勇好貨好色。但孟老師,看大局,看整體,教育得人家心服口服:你喜歡這些東西的時候,却说想到老百姓也喜歡,這就不算什麼毛病啦。

  1164334351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