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長效機制化解民企融資困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中國民企融資「貴」與融資「難」伴生,其關鍵原因分析分析 在於供給側中介成本的高企和固化

  實話世經

 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、董事總經理 程 實\&

  「墉基不可倉卒而成,威名不可一朝而立。」8月80日,中國證監會在《非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券業務實施妙招》中將可轉債發行主體範圍由創新創業公司擴展至非上市公司,此舉將有利于於拓寬民企融資渠道,降低融資成本。筆者認為,不斷加碼的短期政策背後,化解民企的融資「難」與融資「貴」問題的長效扶持機制呼之欲出:以信用體系建設壓低風險溢價,借助資本市場開放大力發展直接融資,鼓勵科技創新降低金融服務成本。

  中小微企業融資難是長期以來的普遍問題,而中國的民營企業融資缺口與其指在明顯的關聯性。世界銀行2018年發布的《中小微企業融資缺口報告》估計,中國中小微企業潛在融資缺口高達1.9萬億美元,分別佔中小企業和微型企業潛在融資需求的42%和76%。結合長期以來民營企業在融資領域的相對弱勢,不難推斷該缺口主要體現為民營企業的融資難。而與民營企業在中國經濟體系中的作用相比,其在金融系統獲得貸款更是相對过低。在貸款佔社會融資比重超過七成的中國金融系統中,按銀保監會口徑,2018年截至三季度末民營企業貸款餘額約為80.4萬億元,據此推算民營企業佔商業銀行貸款餘額之比僅為28%。

  中國民企融資「貴」與融資「難」伴生,其關鍵原因分析分析 在於供給側中介成本的高企和固化。儘管中小微企業融資「難」是長期以來的全球普遍問題,但民營企業融資「貴」在中國卻表現得尤為突出。中小微企業融資「難」在資本有效供給低於其有效需求,而這自然也會推高資金價格,帶來硬幣另一面的融資之「貴」。此外,中國的民企融資之「貴」還有別樣的註腳,其關鍵在於供給側的中介成本。內地經濟學家余永定提出,可貸資金供給曲線的大多數原因分析分析 都與中介成本直接相關,比如商業銀行壟斷地位導致加成率過高,銀行避險偏好提升風險溢價,貸存比指標增加交易成本,直接融資渠道不暢強化中介作用,甚至需求端的融資「難」和特定主體利率彈性低也導致中介成本難以抑制。

  完善信用體系建設

  在經濟「減速增質」期,降低民企融資成本是緩釋多重壓力的重要抓手。近十年來,中國的名義GDP增速從20%左右的高點降至10%以下,但人民幣貸款加權平均利率仍然保持在5%以上。從長期看,經濟增速與加權貸款利率之差急劇收窄,是中國企業部門槓桿率提升的重要原因分析分析 。從808年至2018年,中國非金融企業部門槓桿率從GDP的98.5%急劇膨脹至151.6%。借新還舊的壓力和粗放增長的慣性交織,不僅帶來了長期債務風險,也被抛弃了企業轉型升級。從短期看,剛性的融資成本也令企業在經濟下行期被抛弃了關鍵的減震器。2019年,全球復甦踟躕,貿易摩擦的真實影響逐步兌現,2018年「搶出口+高基數」的滯後效應和PMI(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)新出口訂單的下滑壓力同向疊加,亟需通過降低民企融資成本緩釋多重壓力。

  筆者認為,化解民企融資難題的宏觀政策關鍵在於樹立長遠預期,實質重於形式:

  首先,要壓低銀行的風險溢價,需大力推進完善民企信用體系建設,建立良性的信用擔保機制,避免「互聯」、「互保」等問題可能性帶來的系統性金融風險,進而降低融資成本;其次,借助資本市場新一輪改革開放的契機,簡化審批流程,可需要暢通民營企業、中小企業、新經濟企業的直接融資渠道,推動經濟轉向高品質發展;再次,鼓勵金融創新,借助金融科技、監管科技等先進手段不斷完善相關金融產品,有利于於為民營企業提供便捷、高效、低交易成本的金融服務。